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十五章黄雀在后:天空中的乌云仍然没有散去,树林中依旧漆黑一片,一点光亮也看不到,不过这残败的“树林”不知道此时还能不能被称之为树林了。

  林中那唯一的惨哼声不知道什么原因停歇了下来。至于虫鸣声,自从艾伦斯和两个教廷的人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听不到虫子的任何响动了,现在嘛虽然争斗已经停止了,可是这场争斗过后恐怕是连一只虫子也不能幸免吧。

  这些林中的虫子即使不被狂暴的能量撕碎也一定会被那突然间降到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给冻死。谁说生活在夏天的虫子永远也体会不到冬日里冰雪的寒冷呢?这片树林中的虫子却体会到了冬天的滋味,体会到了冰雪的感觉,也不知道他们用生命的代价体会了其他夏虫一生中都无法体会到的东西应该算是是幸运还是悲哀。

  天地像突然间沉睡了一般,没有一点声音。

  夜一片死寂。

  不知道什么原因身处在隐身阵法中的吴天等人目睹了树林中发生的这一场惊天动地的争斗后并没有立刻现身,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似乎还在期待着什么一样。

  时间,慢慢流逝。

  风,温柔了许多,轻轻的,像是在抚慰着受伤的情人般安抚着周围的创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乌云散了。月光重新投射到这片残败的“树林”当中,只是此时的月光有些惨淡。

  突然间一点光亮出现在残破的战场之中,白色的光亮由一点变成一道,一层......渐渐的笼罩在了一黑一白两个倒在地上的人影之上,白光一点点的抚慰着地上的两人,片刻之后一个有些兴奋的干笑之声响起划破了这份死寂,这笑声有些死里逃生的饶幸,更有几分迟来的恐惧。

  笑声过后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十分艰难的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听到这声干笑原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艾伦斯扭动了几下仿若一滩烂泥般的身体,似乎想要挣扎着站起来,那痛彻心扉的呻吟声从他无力的口中传出,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没有让身体抬起分毫。不过他根本就不想放弃,带着一股莫名的决心努力的挣扎着,直到他再没有力气挪动一跟手指为止,这种不知所谓的执着深深的触动了某些人的心灵。虽然他已经不能挪动分毫,可是他的眼睛却死死的看向了这边相互搀扶着站起来的维埃和索丽沙。

  那独特的包含深意的眼神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明亮,艾伦斯看向维埃和索丽沙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失望,更充满了无限的仇恨,他的双眼虽然没有变得血红,却分明比血红的双眼更加令人恐惧。他的目光在这样闷热的夏日里令人不自觉的心底发寒,那目光寒的比北极的万年冰川还要寒。

  “呵呵,终究是我们胜利了,正义永远会战胜邪恶”维埃不忍忍受艾伦斯那逼人的目光声音急促的似乎故意放大了音量,象是在掩饰着什么。艾伦斯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他已经没有力气哪怕是说一句话,现在连他的眼神都变的有些无力。

  “你这个异教徒,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判你死刑,你将受到神的使者的净化,神的荣耀照耀一切”维埃“正义凛然”的说道。

  “巴嘎,一个将死的人没有资格宣布别人的生死”黑光闪过一个面容委琐身穿日式巫师黑袍身体瘦小年龄大约在五十岁左右间的男子出现在艾伦斯和维埃之间。矮小男子身后跟过来两团金光停在了他的身后,金光散后显出了两个身材高大强壮身穿大红袈裟看不出年龄的僧人。

  这两个僧人刚一出现悟能便情不自禁的脱口说道“悟法、悟缘”。听得此话吴天等人齐齐向悟能看去,悟能却是装做什么也没说般继续凝视着场中。

  “哈哈,这几个虽然修炼的不是我们东方的法术,可是身体内却也有很强的能量波动,他们的魂魄对我修炼的法宝厉鬼旗有极大的作用,今天算是走运了”瘦小男子用很生硬的汉语说道。

  “岗本先生,历练生魂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这要是被中国的同道发现了却是件很麻烦的事情”瘦小男子身后其中的一个僧人说道。

  “巴嘎亚路,我又没有祸害你们中国人,来到了中国之后我的厉鬼旗可是很久没有偿过新鲜的魂魄了。你们华严宗的这些臭和尚总是担心我被中国的修行之人发现,我已经是憋闷了很久了,今天这三个人都很强大,尤其是那边倒着的那个,他现在灵魂中充满了唳气,是很好的祭炼材料,今天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到嘴的肉了,中国的修道界算什么,只要我们准备充分了,你们放开东海的门户和我们日本的修行界合作,中原之内又有你们修道界的人接应,我们一定会一举铲除中国其余的修行门派的,峨眉山的洞府可是比你们华严宗强的太多了,现在海上资源被开发污染的厉害,你们华严宗早就失去了大半的灵气,难道你们忘记我们的协定了吗?到时候这峨眉山可是归你们的”被称做岗本的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两个身材高大被称为是华严宗的僧人听到这个瘦小男子的话脸上闪现一丝不悦的神色,不过却不在开口阻拦这个瘦小的男子。

  听到这番话吴天、雄峰、林媚倪三人又齐齐的看向了悟能,悟能的脸色此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向场中的两个僧人,嘴里愤愤的说道“他们勾结日本人竟然做这种勾当”此时的悟能眼睛就要喷出了火,不过吴天等人却不再关心悟能而是继续向场中看去。

  站在一旁的维埃和索丽沙显然听懂了那个瘦小男子的话,他们作为亚洲教区的神职人员是精通汉语的,就连倒在地上的艾伦斯也露出了一脸的惊恐。

  岗本将目光投在索丽沙的身上,目光委琐的在索丽沙的身上游走。而维埃却是拉起索丽沙就要准备破开空间逃走,岗本大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劲气击了出去随之响起的是维埃的一声惨叫。

  岗本瞬间就秒杀了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维埃,刚想有所动作就看见索丽沙一声怒吼,纯白色巨剑大力的砍向了岗本,仓促之间岗本提起真元随后就打了出去,纯白色的巨剑“啪”的一声被击成了两段,而那道真元却是威势未减直接贯穿了索丽沙的胸膛,没有任何悬念的索丽沙倒在了血泊当中,没有了一点生机。

  岗本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随后祭出了一面一米大小的黑色四方旗,这面旗子似乎没有旗杆,旗面之上画着一个巨大的骷髅头,骷髅头的嘴中仿佛有鲜红的鲜血喷出,整个旗面隐隐有黑气泛出。

  岗本却是不理一边无法动弹的艾伦斯,而是准备用密法祭炼维埃的魂魄,就在这时一句响亮的佛号响起“阿弥陀佛,尔等妖魔修得放肆”,顿时间佛光大盛映的整个树林一片通明。

  天空中有些惨淡的月光仿佛突然间受到了滋润一般显得明亮了几分。残败的树林、满是创伤的地面都披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林中的一切都显得有那么几分神圣。

  吴天悬空而坐双手合十,身上不知何时换上了一件青色的僧袍,他的周身被金色的佛光包裹着,脸上一片庄严肃穆的神色。他周身的佛光仿佛无穷无尽般射向四面八方,双眼开盍间有湛湛精光透出。

  “尔等日本妖僧欺我中国修行界无人不成,竟然在此做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还有你们两位想必也是我们中国修行界大派的得道高僧,怎么在这里助纣为孽?真是丢了我们修佛界的脸面。”吴天却是没有揭破他们两个身处华严宗的身份,那样岂不是说明自己一直在偷窥人家嘛。虽然吴天也确实是偷窥了人家可是自己现在这副宝相庄严的摸样怎么能和那种行为扯上关系呢。

  岗本等三人却被这突然间出现的吴天给吓了一跳,吴天这样凭空突兀的出现却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也根本没有发现吴天等人的隐身阵法。不过他们更加震惊的是吴天所显露出来的实力,这绵延不绝的透体佛光就起码说明吴天至少是密乘以上的实力,而吴天身上所显示出来的气势更加说明他的实力非同一般。

  不止是他们三人,更加吃惊的是悟能,吴天在五年前娥眉论剑的时候刚刚达到密乘嘛哈瑜伽的境界,这仅仅的五年时间吴天的实力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的,就是当今华严宗的宗主了空怕也只是这个修为吧,悟能自己本身也是一个修佛的奇才当今也是达到了密乘的嘛铪瑜伽的境界了,不过和吴天比起来简直相差太大了。

  场中的岗本也就是一愣神的时间便祭起他那面厉鬼旗呼啸着向吴天扑去,只是一呼一吸间那面厉鬼旗便已经涨大成了一面三米长宽的巨大黑旗,黑旗阴风阵阵,隐隐有厉鬼嘶叫的声音,无数道鬼影幽灵从黑旗中冲出,黑气汹涌弥漫可是一旦接触到吴天所发出的佛光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这些阴魂厉鬼显然也很害怕吴天身上所发出的佛光,不过他们在岗本的驱使下依旧凶狠的扑向了佛光包裹中的吴天,吴天一声厉喝“哞”,佛音出口声震四野顿时就有很多阴魂厉魄被强大的佛家真言震的四分五裂,消于无形。转眼间佛光大作,吴天周身的佛光更加的闪亮耀眼,立时就有不少阴魂厉魄被佛光吞噬,剩余的阴魂惊恐的不敢再靠近吴天身前十几米处。

  只见吴天手诀连变,一蓬金光冲出随后形成一只三四米大的金色巨手向着远处的厉鬼旗抓了过去。岗本见状一脸的惊恐,立刻想驱动法诀将厉鬼旗收回来,可是那只金色的巨手像是知道他的意图般立刻崩裂化做了数十只金色巨手,金色虚影连闪,只见漫天光雨扑向了急剧缩小收回的厉鬼旗,这些分化的金色手掌像是有灵性般将厉鬼旗飞回的各个方位封了个严实。岗本这一惊可不小,就凭吴天显露出来的这一手十个自己也不可能打败吴天。

  可是没等岗本惊恐完恢复原状的厉鬼旗就被其中一只巨手抓在了手中,吴天意念一动,真元一提,“蓬”的一声厉鬼旗黑烟一闪四散碎裂了开来,不剩下一点残渣。那边瘫软在地上的艾伦斯看着吴天使用的“不可思议”的厉害“魔法”,失去神采的双眼立刻充满了一种兴奋,像是抓到了什么似的。

  岗本更是一口鲜血喷出,和自己心神相通的法宝被毁自己也是受了重创,立刻坐在地上打坐调息。悟法和悟缘见状立刻护在了岗本的身侧,岗本可是他们华严宗的贵客,这要是被斩杀在了这里会受到宗主的责罚的。可是他们看到吴天的实力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两人可是连密乘的境界还没有达到呢,修为刚刚在内乘的瑜伽部后期而已,虽然这在修行界算是高手了,可是他们的实力却是和这岗本差不多,岗本转眼之间就被毁了法宝受到重创,两人要是连手恐怕也不够人打的。

  他们正在这边快速的转动着念头,一道呼啸的狂风和一道极其阴柔的劲气分别打向两人的后心,两人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凭着感觉随手甩出一道真元,身体强行向两侧挪动了两三米险险的夺过了这突入其来的偷袭。

  两人刚刚定下神来就看见一个手持一把闪着黑芒的巨大战斧有两米高的强壮大汉 和一个一身红色套裙左右手各拿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勾状法宝容貌迷人的女子站在他们的对面。不知何时悟能也现出身来护在了奄奄一息的艾伦斯身前,目光鄙视的看着悟法悟缘两人。

  悟法两人显然也发现了悟能,顿时脸上显出了复杂的神色,看来这次他们是凶多吉少了。他们两人虽然修为没有达到密乘,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宗内的十二长老突然间都消失圆寂了,凭借着两人在悟字辈中的老资力被宗主提拔成新任的长老,以他们五十多岁的年龄可谓是华严宗历代来最年轻辈分最低的长老了。而悟能却是悟字辈弟子中比较年轻但是修为最高的人,一直被视为华严宗近年来最出色的弟子,两人却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嫉妒排斥悟能,而悟能最近又因为知道了华严宗的一些内幕被华严宗的长老追杀,看来今天悟能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不过他们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两个人正在思胄间,忽然听见吴天又开口说话了“雄峰、林媚倪你们两个将他们两人拿下之后问清他们的师门,交给他们的师门发落”悟法两人听得此话心中却是放下了一块大石,把他们交给师门的话了空自然不会真正责怪他们。当下两人都把吴天当成哪个宗门的得道“老僧”,看吴天那实力就是宗师级的,可是吴天的算盘又岂是他们能够知道的。

  想到这里悟法两人便拿定了主意,这个岗本却是不能舍了的,面前这两个偷袭他们的人不知道实力怎样,先和他们交手试试,要是有机会的话带着岗本逃跑就是了。

  要是打不过就装委屈任由吴天将他们擒住交给华严宗就是,两人心中想的一样,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就作出了决定,也不等雄峰和林媚倪有所动作就抢先祭出法宝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