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十六章光明磊落:似乎华严宗的长老特别爱用降魔杵做法宝,又或是华严宗的长老都配发了一根降魔杵作为他们标准的配置。此时的悟法悟缘二人就是各操起了一根降魔杵砸向了雄峰和林媚倪两人。

  雄峰见得悟法砸下来的降魔杵嘿嘿一笑抡起巨大的战斧就迎了上去,闪着金光的降魔杵呼啸着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在了闪着黑芒的战斧之上,“轰隆”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流和反震之力将两人的身形向后逼退了四五米远,而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两米多深的大坑。

  这一下两人却是纯粹的硬拼真元和比拼力气,这种方式的打法正是雄峰所喜欢的,由黑熊修炼得成人身的雄峰单纯的论力量那是不输给任何人的,而他真元的浑厚扎实程度更是没的说。这一击下去雄峰直呼过瘾,悟法却觉得双手有些发麻,要知道修佛之人的外家功法那是很厉害的,尤其他们修得的强健身体更是一般人所不能比拟的,可是这次却吃了暗亏,不过他又看了看对面一脸兴奋的雄峰那两米高的身躯,那高高隆起的肌肉随后也就心中了然了。

  而这边的林媚倪则是闪身飞退了七八米远,手中的两只“寒玉勾”脱手而出,两道白光一闪,疾若流星般的飞向了悟缘,一道白光迎向了砸下来吐出两米多长金色光芒的降魔杵,而另一道白光则是绕过了那蓬金光飞向了悟缘的胸口。

  白光和金光相遇“当”的一声白光一暗一只白玉钩倒飞回了回来,落在了林媚倪的手中,而砸下了来的降魔杵也受力一滞反震了回去,真想不到那只有巴掌大小的寒玉钩怎么能一下拦截了威势如此之大的一击。

  而林媚倪飞出去的射向悟缘心口的那只寒玉钩已经到了悟缘胸前一米处,悟缘一惊随手打出一道金光阻挡寒玉钩,而身体也向旁边挪了开去,他可不敢用身体去用硬抗法宝的攻击,他的肉身还没有达到那种强悍的程度呢。悟缘的身体刚刚挪了开去寒玉钩就已经击碎了他打出的那道金光在空中绕了一圈后飞回到了林媚倪的另一只手中。

  雄峰和林媚倪的实力要比悟法和悟缘高上一些,在叶千年的帮助指导之下两人已经达到了修道界中大道期的修为(相当于修佛的密乘麻哈瑜伽),所以吴天并不担心两人会输。雄峰看着对面的悟法忽的一声怪笑,举起手中的战斧兴奋的冲了过去,手中战斧黑芒一闪只见斧影纷飞,雄峰对着悟法就是一阵狂劈,悟法无奈只有抬起手中的降魔杵挡格,两人就这样也不使用法术硬是拼起了招式,只是这招式太过简单了一些,一个狂劈,一个狂挡。

  金属交击的丁丁当当之声如急促的雨点般不断的传出,片刻雄峰就已经噼里啪啦的劈出了几百斧,悟法已经有些狼狈的大口喘着粗气了。即使他有真元护体可是这强大的反震力还是让他手臂发麻,肌肉僵硬,降魔杵都有些握不住了。

  而那边的悟缘更是狼狈,身上的僧袍已经有多处破裂,寒玉钩化作的两道白光象是索命的黑白无常紧紧的缠上了悟缘,林媚倪仗着法宝灵活多变根本就不给悟缘近身的机会,寒玉钩诡异多变,攻击的角度刁钻的令人头疼。悟缘稍不留神就会被寒玉钩刮那么一下,时不时的就惊出一身冷汗,自己空有一身力气却是用不出来,自己怎么说也算是这修行界中的高手一流,却被对面一个女子的一件小小的法宝追的满地跑,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吴天看得他们打斗的情况苦笑着摇了摇头,转眼便把注意力放了在地上打坐休息的岗本身上,说巧不巧吴天刚刚把注意力放在岗本的身上岗本就突然间蹦了起来想趁乱逃跑,吴心看得岗本动弹微微一笑,左手掐了个印诀口中诵到“束神咒”,一道金光闪过,岗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元神就本吴天的“束神咒”给禁锢住了,全身动弹不得。

  吴天又看了一眼场中的形势之后便传音给悟能“这悟法、悟缘是你华严宗的人,想必你是认识的,而且有可能是熟人,不过他们勾结日本人这事我却是不能不管的,我定要擒了他们然后找到修行界的能说得上话的人来解决这件事你不会有意见吧?”。

  “哼,我悟能虽然喝酒吃肉,坏事没少做,可是我却是还有这么一个国家的概念,虽然我是一个修行之人却也知道自己是中国人,炎黄子孙,却也不会忘记了自己的祖宗。而每一个炎黄子孙就应该知道我们和日本的关系,我悟能却是不齿他们这种行为的,随你怎么好了,我悟能今天正式的脱离华严宗,和他们这种无耻的忘祖之徒撇清关系。”悟能说的这番话却是义正严词,脸上没有一点嬉笑之意。

  听得悟能如此说吴天脸上露出了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随之周身金光突然暴涨了几分身体突然在虚空中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正在拼命躲闪林媚倪的寒玉钩追击的悟缘身后,随后在悟缘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的时候便轻轻的拍出了一掌,随后悟缘一声闷哼,身体向前一个踉跄,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随后吴天又是一道束神咒,悟缘也被禁锢住了元神。按理说吴天的修为比悟缘高出不是一个两个档次的,可是吴天却是采用这种背后下手的手段确实是有辱了修行。不过按照吴天总结出来的说法就是“能省一分力气达到目的,为什么还要多废两分力气去完成呢?只有蠢材才会为了什么光明磊落来约束自己的行为。

  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就象某位知名作家笔下的某位人物,能用毒害死人的时候绝不用刀,能背后用刀捅死人的时候绝对不和你正面交锋,虽然这样的行为有些无耻,有些下流,有些卑鄙,不过人家官场上弄了个一等子爵鹿鼎公,黑道上弄了个天地会青木堂抗把子,神龙教白龙使,而最另人骄傲的就是人家娶了七个美女做老婆。而这位大爷的人生目标就是银子和女人,光明磊落在他面前无疑连狗屁都不如,然而他是成功的”(扯的有些远了,就是想说明点东西)。

  金光又是一闪,和雄峰拼力气的悟法和悟缘同样的下场。悟法虽然是吐了一口鲜血被擒住了,不过脸上分明有一种轻松的神色,似乎被吴天擒到与和雄峰拼力气相比这样的结局无疑是一种解脱。

  “我想这三人玄心子老家伙会更感兴趣的,呵呵,可是有图谋不轨之人打他那峨眉洞天的主意了。

  雄大哥你带着这个受伤的外国朋友回去治疗一下,先把他安置下来再说。告诉大哥一声就说我带了几个客人去拜访玄心子老前辈了”说完吴天撒出一片金光卷起悟缘、悟法、岗本三人向西南方向飞去,林媚倪想也没想便跟着吴天飞了出去,悟能顿了顿随之也跟着吴天去了。

  清风徐徐,雾气缭绕。东方破晓,第一缕晨光透过层层云雾照射到几千米的山顶之上,峨眉金顶绝壁仙云朵朵,四周灵气凝聚,令人身心舒畅,吴天挟着悟法、悟缘、岗本三人带着林媚倪和悟能来到了峨眉派山门之外。

  刚刚落到地上悟天就对着峨眉山金顶绝壁门口放置的那鼎足有一人高的铜钟就是一脚。

  “当”一声沉重的响声传向了山门深处,阵阵回音回荡在峨眉山顶,传出了很远很远。悟能看见吴天此等举动却是直皱眉头,虽然他平常也是吊儿锒铛的却是不会作出吴天这种嚣张的行为,虽然娥眉派的总体实力不怎样可是听说前两年他们的掌门玄心子的修为已经进入了天人之境,一身道法深不可测。所以在这峨眉山前悟能却是不敢放肆的。

  也就是片刻功夫,山门深处远远的就传来了一声娇喝“何方小贼大清早的就跑来我们峨眉吵闹,打扰了你家姑奶奶休息?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一定有你好受”

  悟能听见这愤怒的泼辣的尖声的喝骂声下意识的把身体向后挪了挪躲在了吴天的身后。声音刚刚传到吴天等人耳中一道紫色的身影就从峨眉山门之内飞了出来。

  吴天看着飞出来的人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飞出来的这人。忽然听那身穿紫色长裙如仙子般的年轻女子喊道“呀,是悟心哥哥,想死紫雪妹妹我了,你可是好久没有来看我了”说着身影一闪人已经挎上了吴天的胳膊。

  吴天只是悟心在世俗中的名字,这样方便他在俗世间走动,他现在是天将投资集团的老总,总应该有个世俗的名字,如果还是悟心悟心的叫总让人有些别扭。这个女子正是和吴天关系非常之好的玄心子的第九个徒弟紫雪,这几年吴天只要一有空就来峨眉派做客,和玄心子讨论一些修行上的问题,虽然两个人一个是修道一个是修佛,可是对于一些天道的感悟还是有其共通点的。

  悟能看着这美丽动人的女子前后态度的变化脑袋一时转不过来,有些痴呆,林媚倪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个紫雪最喜欢粘着吴天了,她却是没少和吴天来峨眉山。“呵呵,我这不是看你来了嘛。你师傅可在呀?”吴天问道。

  “哼,每次都说来看我,其实都是找我师傅有事你才来的,你才不会特意来看我呢。这次你一定要多呆几天陪我玩,我可都要闷死了”紫雪嘟着嘴道。

  “呵呵,好,好。不过我找你师傅有要紧的事情,你先去通知他一声。”听了吴天的话紫雪也不在缠着吴天转身就向山门内飞去,随后为吴天他们开启一层层的山门禁制,连看都没看其他人一眼,仿佛她眼里就只有一个吴天一般。几个人跟着紫雪一路向山门内行去,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方才进到主殿,吴天等人在主殿的会客厅坐了下来,紫雪跑进内间去叫玄心子了。

  “悟心师弟却是有些时日没有来我峨眉做客了”这时一个一身白色罗裙年约三十的美丽女子走了出来对吴天说道。此人正是玄心子大徒弟静涵,五年过去了悟心已经变的更加成熟稳重了,不复当年的年轻稚气,可是这静涵似乎一点也没有变,还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容保持的依然很好,显然是修行大进的原因。

  悟心每次见到静涵都有些拘谨,见静涵走了出来忙道“见过静涵师姐,最近俗事缠身所以一直没有时间过来”。静涵听得吴天的话也不继续说下去,只是用目光打量了一下一动不动站在吴天身后的悟缘、悟法和岗本三人,打量了一会静涵皱了皱眉随后将视线放到悟能的身上,这样打量了一会道“这位僧友有些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

  “在下悟能,五年前曾参加过峨眉的论剑大会,在会上见过仙子一面”虽然已经五年没有来过峨眉了,不过那次论剑大会静涵忙前忙后的主持大局悟能对静涵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静涵听得悟能如此说象是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悟能见状却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参加过五年前峨眉论剑大会的人都知道有一个半路里杀出的华严宗的和尚说是要参加论剑大会,还公然挑战修道界第一年轻高手清风,结果是打了两个回合后就偷奸耍滑认输,搞得在场之人无不大跌眼镜。

  就在悟能感到无比尴尬之时,大厅中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你这个小东西却是很久没有来看我了,怎么又有什么难题让我来帮忙解决呀?”一身火红道袍的玄心子已经闪进了大厅。

  “呵呵,前辈说笑了,这次可是有些关于你们峨眉派的事情来告知你的”吴天也不起身就坐在座位上手中捧着一个茶杯道。玄心子在大厅的主坐上坐了下来,随后眼睛瞄向了悟缘、悟法二人,当他看到一身黑袍的岗本后眼中闪现了一道寒光,随后对吴天道“悟心呀,哦不,现在是吴天吴大总裁,这几位是?”。

  吴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把昨夜见到和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又将悟能的情况介绍了一番。当悟法和悟缘听到吴天说出那些不应该被人知道的事情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他们以为吴天只是见到岗本下毒手害那几个外国人,却不曾想到吴天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些话可是见不得光的。

  “哼,华严宗也太不把我峨眉放在眼里了,我峨眉真是自坐家中也能惹来祸端,好你个华严宗,竟然勾结日本杂碎图谋中国修行界,呵呵,好大的气魄,好大的野心”听得吴天的话玄心子气的一掌将旁边的茶几拍了个粉碎。

  这时就听悟法说道“前辈息怒,一切都是误会,想那吴天前辈是听错了,我们并没有图谋中国修行门派的想法。这个岗本是东海上黑瀛岛的日本修行之人,因为和我们华严宗是邻居,与我们到是有些交情,所以此次是来中国游历一翻的,岗本先生加害那两人并不是我们中国人,您千万不要误会”悟法见吴天佛法高深,修为强悍误以为吴天是哪个修佛门派的前辈高人呢,但是他们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吴天,所以都把吴天当作不出世的高人了。而悟法是万万不会承认华严宗与日本修行界勾结的事情的。要是承认了的话,华严宗将遭到整个中国修行界的诛杀,后果不堪设想。

  “呵呵,难道我还能够冤枉你等不成。我说的话可能分量不重,可是这里也有一个你们华严宗,哦,不,应该是前华严宗的门人,因为他们在听得你们卑鄙的阴谋后已经决定脱离华严宗了,他可是能够作证的。”

  吴天这话可是故意把悟能拉下水,不管昨天悟能说脱离华严宗的话是真是假,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了就由不得悟能不承认,尤其这里有一个峨眉派的掌门这种德高望重的人在,这话要是传到华严宗人的耳中那悟能即使是说的气话却也是不能够再轻易的进了华严宗的门了。吴天这是在把悟能向绝路上逼。悟能听得此话神色犹豫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这边悟缘却是急了“这悟能是华严宗的叛徒,早就被宗主下令诛杀赶出华严宗了,他的话怎么能信”。

  “我是叛徒,呵呵!我是叛徒,你们这群卑鄙的人,我真为出身华严宗而耻辱。你们怎么不说我为什么被逐出门,被追杀呢?”悟能本来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听得悟缘的话却是气上心头。华严宗普通弟子是不知道悟能因为什么原因被驱逐出门可是他们这些忠于了空的“长老”“心腹”可是知道为什么的,不就是悟能偶然间发现华严宗的人和日本人勾结了嘛。

  听得悟能的话悟缘悟法两人竟是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玄心子是何等人,活了一百多岁了,那可算是人精了,怎么听不出其中的端倪呢。当下知道吴天所说的恐怕百分之九十是实情了“你们不招也不要紧,听说矛山派有很多密法对付不老实的‘人’,正好我也联系一下天下道门,恩,我和一些修佛门派的人也有比较相熟的,中国修行门派勾结日本人这可是犯大忌的事,应该找他们商量一下。”玄心子悠悠的说道。

  “那就有劳前辈奔波了,这的确是一件大事,我们整个修行界却是要到华严宗讨个说法的,尤其这华严宗竟然图谋你们峨眉洞天,实在是胆大妄为”吴天不轻不重的点了一把火,此时他的内心却是一阵狂喜“华严宗嘛,想不到会做出这种事情,自己可是盯了他们好几年了”。

  一想到华严宗竟然想图谋峨眉洞天的事情玄心子就一肚子气“哼!这个自然,这三个人就留给我吧,你也暂且留在峨眉,年轻人主意多,也好给我老头子提个醒什么的”当下玄心子将悟法三人囚禁了起来,和吴天单独进入了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