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十七章飞天夜叉:

  峨眉山,金顶绝壁峨眉派洞天玄心子卧室当中。

  “这件事似乎不简单呀”玄心子开口说道。

  “那个和他们里应外合的门派却是有些令人头疼,他们在暗,我们在明,要是召集天下修行门派的人共同商议对策的话却是无法漏了那内奸的”吴天轻轻的道。

  “那日本杂碎的修行门派却也不能小视了,哼,抗日战争之时我们修行门派却也是一直被他们缠着的,要不然定不会让那些日本杂碎轻易的侵略进中原大地的,那时的当朝者也太过迂腐了。想不到过了五十多年这些日本杂碎又蠢蠢欲动了,想不到竟然先从我们的修行界下手。岂不是欺我中国修行界无人不成。”玄心子愤愤的说道。

  “想不到那段历史还有这样的内情,不是修行界不允许管人间的政权更迭,朝代变换的事情吗?”吴天疑惑的问道。

  “说是这样说,可是修行之人不也是一介凡人吗?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国土被侵吞呢,只不过小日本太过阴险了一些,那时侯也是收买了中国的一些修行门派来设计中国修行界。最后那些修行门派不还是被中国的修行者给合力歼灭了,想不到这次竟然又有修行门派野心勃勃了,看来教训不深刻呀”玄心子提起这件事脸上一片茫然之色,似乎很是不愿想起当年之事。

  “这次我们也一定让那日本杂碎有来无回,我就不信他们能翻起多大的风浪”吴天一脸愤然之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玄心子却是赞赏的点了点头道“那日本的修行界却是不值得注意,可是日本忍者却是有些令人头疼,他们专攻刺杀之道,他们的祖先学得了我们中国五行遁术的一些皮毛,又结合他们的剑道闯出忍术,虽说这种隐身之术很是一般,不过你却不能时时防范。当年我们修行界的不少同门就是被他们刺杀的。”

  听到这里吴天明显能够感觉到玄心子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杀气。吴天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玄心子如此形态的,就是那日在密林中要与千年尸王独孤行动手也不曾露出这种明显的杀意。见此情形吴天不敢在这件事情上多谈,想那玄心子对日本忍者是有什么仇恨吧,于是吴天转换话题道“前辈准备怎么办?”。

  “我立刻发飞剑传书给各派掌门人,约他们共同商讨对策,这内奸之事却是不宜提起,那些掌门大都经历了抗战时期的那场争斗想必一定会注意防范的,他们日本修行界却是没有那个实力对中国的修行界全面开战的。”玄心子深沉的说道。

  “前辈要在峨眉山召集众派的人吗?”吴天问道。

  “呵呵,去矛山吧,这天机子可是比我的面子要大些,这几个小娃娃还要天机子好好招待呢。再说要招待那么多修行之人可是要一笔开销的,虽说这几年你可是没少给我们峨眉资助,不过我还是没有那矛山有钱不是,人家的弟子可是经常领尸挣钱呀,况且他们矛山的弟子可是满天下驱鬼降妖他可是没少敛财,呵呵听说他收集了不少好茶叶呀,我们就让这个老东西来招待这些不出世的老人物吧。”玄心子此时一脸坏笑,看得吴天都有些发毛,这个玄心子可算是不大不小算计了天机子一把。

  “就先这样吧,明天我们再去矛山,你也看看紫雪那丫头吧,她可是时常挂念你。还有那个寒若冰,不知道为什么也常打听你的消息,这几年在商场你没少帮他们的家族,这小丫头怕是有些感动了。我这个弟子我最清楚了天性高傲,有些事情放不下脸面。哎,我和你说这么干什么,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不想管。可是我总觉得让我的弟子和你这个滑头在一起有些不安全。我是管不了那么多,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去处理吧”说完玄心子便让吴天离开,他开始忙着联络各派掌门了。

  一团柔和的蓝色水幕接住了从空中掉落下来的紫衣女子,“哼!你又欺负人家”掉落的人正是紫雪。

  “我的紫雪妹妹,可是你拉着我来陪你练功的,谁让你平时不努力修行,修为可是一点也没有长进”吴天笑着说道。

  “你也不知道让让人家,我哪有不用功了,我现在可是达到太虚初期的修为了。谁象你连我师傅现在拿你都没办法”紫雪气鼓鼓的说道。吴天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妹妹脸上满是疼爱之色。

  “紫雪你把我当哥哥吗?”吴天突然间问道。紫雪楞了一下随后便道“我当然把你当哥哥了,紫雪把你当成最亲的人,比师傅都要亲”听紫雪如此说吴天显然楞了一下,紫雪是个孤儿,当年玄心子发现她根骨绝佳才将她收养并收她为入门弟子的,玄心子对于紫雪来说那可不是一般的亲,能让紫雪说出这种话可见紫雪对吴天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呀。

  “紫雪不只是把你当成哥哥,如果可以紫雪愿意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紫雪——紫雪愿意嫁给你”说完紫雪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毕竟没有几个女孩子主动说出这种话会不害羞的。紫雪突然间说出了这一翻话令吴天有些吃惊,吴天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站在面前一脸羞涩的紫雪,发现她哪里还是一个小丫头,五年过去了怎么说这紫雪已经二十七八岁了,现在她分明就是一个美丽动人的成熟美女。

  “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你--我”吴天怔怔的注视着紫雪一时有些呆了,而后突然间又想起了紫雪的话顿时吓的慌乱了手脚。吴天对于紫雪的感情可从来没有向男女间的爱情方面想,当下吴天也顾不得紫雪了,飞也似的逃了开去。

  紫雪看着慌乱中逃跑的吴天嘴角露出了一丝有些阴险的笑容,嘴中喃喃自语道“呵呵。看你这慌乱样还是很在意我的嘛。我却是不急,一点点的对付你,还怕你能逃得掉吗?”此时的紫雪还哪有一点小女孩不懂事的摸样,分明是个算计人的阴谋家。

  夜色沉沉,点点繁星透过乌云有气无力的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阴沉的没有月的夜色总是令人有些压抑。吴天独自站在金顶绝壁最高处那块向外突出的天然巨石之上。

  他抬头望天,久久凝视。象是在寻找着什么,脸上一片失望神色。一身黑色的西装却是与这优雅古朴的环境有些不相称。然而这个黑色的身影在这漆黑的夜色下显得是那样的孤独。

  孤独,是的。没有月的夜色吴天是最孤独的,天地中仿佛只剩下他一人存在。

  “在赏月吗?可是这天空却是没有一丝月的痕迹”动听的声音从身后的黑暗传来。听到声音吴天身影轻轻一震,随后慢慢的转过了身子,脸上也换上了一片玩世不恭的神色“赏月哪有欣赏你这个绝世美女有意义呢”吴天一脸不正经的笑容。

  “哦,原来我这么美吗?我自己怎么不觉得。”寒若冰幽幽的说道。

  “美,当然美了,美的赛过西施,胜过常娥”吴天依旧笑嘻嘻的道。

  “是吗?那你来峨眉一天多了为什么都不去看看我呢?”寒若冰凝视着吴天道。吴天没想到寒若冰会如此说明显一楞,随后支吾道“那个,这个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和玄心子前辈商量,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怠慢了佳人是我不对了。”吴天想极力的岩石什么。

  “没时间吗?那怎么还有空闲陪紫雪妹妹玩耍呢?”寒若冰咄咄逼人却是不理会吴天的掩饰之词。“今天这是怎么怎么每个人都.....”按理说吴天这也算是走了桃花运,可是他却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人,总感觉这样另自己很被动很郁闷。

  “怎么没话说了吗?是不是在你心里你的紫雪妹妹才是最重要的?”这明显吃醋的口吻听在吴天耳中象是一个重磅炸弹,都怪吴天平时造孽太多,峨眉弟子除了静涵之外没有不被他逗弄的,等到想要脱身的时候却是不容易

  了。

  “我爸爸经常提起你,说你人不错”寒若冰不等吴天开口自顾自的说道。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吴天又不是傻子相反他还很聪明,他当然能够听的出来其中的意思了。

  吴天现在头大的两三倍,随口说道“这个,我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玄心子前辈商量,那个我先走了”吴天找了一个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借口逃也似的离开了,想不到一天之中自己竟然两次狼狈的在一个女人的身前逃走。

  寒若冰有些幽怨的看着吴天离去的身影,明亮的眼睛当中有一道失落的神色流露了出来,在这漆黑的夜色中也是如此的明显,轻轻的叹了口气寒若冰也离开了。等得二人离开后黑暗中传出了一声叹息,随后显出了一个人影,此人竟是静涵,静涵不知是何用意的摇了摇头,独自踏上了那块突出的巨石,站在刚才吴天站着的地方,做着和吴天相同的事情。

  矛山,会客大厅之中。

  “什么,他华严宗也太大胆子了。竟然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矛山的掌门长春子愤怒的拍碎了一个明显价值不菲的差杯。玄心子依脸好笑的样子,眼睛还向吴天泛吧了两下,又用眼神示意吴天看那被天机子拍碎的玉制茶杯,吴天会意的笑了笑,跟在吴天身旁的悟能却是一脸的尴尬,同时还有鄙视的神色。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玄心子把华严宗想图谋峨眉洞天换成了图谋矛山洞天才惹得天机子发如此大的火,而玄心子却是一脸看热闹的摸样,这不禁令悟能十分鄙视玄心子的无耻。

  “前辈息怒,事情虽是如此可是这三人却是一直不招供,没有证人就去质问那华严宗恐怕有些不妥”吴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唔,不招供吗?灵虚子把这三个家伙扔到地下密室当中去,别忘了把他们身上的禁制解开”长春子安静下来吩咐他五年前培养出来的“得意”弟子灵虚子道。

  灵虚子提着岗本三人一脸怪笑的向那地下密室行去。片刻之后众人听得凄厉的惨叫之声从深深的地底传出,那来自地底的凄惨的,凄厉的,恐怖的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嘶吼声,号叫声深深的,清晰的传入到众人的耳中,听得众人是毛骨悚然,悟能的身体都开始有些打颤,“这种叫声那是要遭受多么大的摧残才能发出的呀,恐怕受那十八层地狱的酷刑也就这种程度而已”悟能心中想到,吴天等人是直皱眉头,林媚倪更是有些不忍听下去的样子。

  “这不会把人给弄死了吧?”吴天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三个人可是极其重要的证人,却是不能死了的,就连玄心子也有些担忧的看了长春子一眼。

  “放心,不会弄出人命的,他们都是修行之人,实力又都在轮回期左右肉身强悍的很,他们身上的禁制又被解开了,灵虚子自有分寸”长春子不动声色的道。

  “这个,前辈密室当中的是?”吴天好奇的问道。

  “哦,是灵虚子最近刚刚配制成功的三具僵尸——飞天夜叉。”长春子随口回道。众人听了都是倒吸一口冷气,飞天夜叉可是相当于修道之人大道期修为的恐怖存在,比那轮回期还要高一个等级,恐怕在对方没有机会用出法术的情况下一个飞天夜叉可以轻松干掉三个轮回期修为的人。况且里面的是三具飞天夜叉,一对一的纯粹近身的肉体攻击,密室中的那三人遭受的蹂躏发出这样恐怖的叫声恐怕是一点也不夸张呀。

  “师傅,他们说他们全都招了。”没过盏茶的时间灵虚子和另外两个矛山弟子提着浑身瘫软成一团的岗本三人回到了会客大厅。看三人那烂泥般的身体怕是全身的骨头都碎裂了,这种程度的打击换做是普通人早就一命呜呼了,修行之人的肉身强悍但是遭受巨大打击只是所受的痛苦也是巨大的,同等程度的打击普通人怕是早就昏死过去了。

  长春子看着浑身瘫软的三人随手打出一道银光暂时制止了他们身上的疼痛感觉,同时他们断裂的骨头也被长春子给治疗接好了,这并不证明长春子修行之人慈悲为怀,而是这样方便三人招供,同时也是因为他们三人要是不老实的话可以再扔的密室当中继续遭受摧残。

  “说吧”长春子冷冷的说道。当下三人瑟瑟发抖的你一句我一句的将他们所知道的华严宗和日本修行者勾结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至于修行界的内奸问题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是哪一派人,众人也无他法。长春子几人又商量好了在矛山召集修行界各门派商讨质问华严宗的一应具体事情后便也没有什么其他什么大事了,只等着各派人到齐之后商量出一个具体日期同上华严宗问罪,当然这个日期是越快越好,不能让华严宗和日本修行界有充分的准备时间。

  所有正事都办完之后,吴天凑到灵虚子身边寒暄了几句,他们两个人可是老朋友了,这几年又一直联系见面感情自然很好,谁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了灵虚子突然站了起来,口中念诵一大窜的咒语,大厅上黑烟一闪一个高达两米五的巨型僵尸出现在了大厅之上,众人都在各自的闲聊突然间这么大个家伙出现都忍不住一声惊呼。随后才明白过来这就是那所谓的飞天夜叉,长春子大声的训斥了一下灵虚子,灵虚子惺惺的将飞天夜叉收了起来。

  玄心子见机道“这灵虚子却是个奇才,小小年纪就达到了轮回期的修为,然而凭着轮回期的修为竟然能够炼制和控制飞天夜叉,这种人才怕是你们矛山也不多吧。”

  玄心子这可是成诚心的夸赞灵虚子的,长春子听了玄心子的话脸上露出了一抹很是骄傲的神色,被这小小的插曲一闹众人也失去了交谈的兴趣,于是灵虚子安排众人在矛山用餐,餐间又商量了一些具体事情,饭后众人便各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