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十八章阴谋诡计:天,不是很蓝。几片云彩零零散散的飘荡在空中。云彩不是很白,有些灰蒙蒙的,映的那一片天空都有了几分浊色。几只燕雀漫无目的的在空中盘旋,时而高飞时而俯冲。

  一阵轰隆的巨响传来吓的这几只燕雀惊慌的逃了开去,飞向远方消失不见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巨响的来源处一座比较破旧的六层居民楼在专业人士的爆破下轰然倒塌,卷起一大团尘土。

  吴天站在三十层高的一栋写字楼顶层的宽大房间的落地窗前向远处眺望,窗外的一切尽收眼底。这间100多平米的房间正是吴天的办公室,而这栋写字楼叫做天将大厦,而这整座大厦都归属于如今在上海市房地产投资业鼎鼎有名的天将投资集团公司。吴天正是天将投资集团公司的总裁,在叶千年的帮助下,吴天以雄厚的资金支持及人脉关系一手发展起了今天规模巨大的投资集团,这个投资集团每天都给他带来丰厚的利润。

  “当当”一阵敲门声响起,吴天收回了目光“请进”,门被轻轻的推开进来的人是一身深蓝色职业女装的林媚倪,在工整的职业装的衬托下林媚倪又有了一种特殊的魅力。林媚倪是叶千年的老属下,吴天组建公司后就将林媚倪安排在了吴天身边帮忙,作为吴天的贴身秘书处理天将公司的一应事务。

  “有事吗?”吴天轻轻的问道。

  “有个人想见你,没有预约,不像是我们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我没有他的资料。不过他说他见过你,你帮了他一次,这次是还人情来了,我看他这个人不简单所以就没有推脱,你看?”林媚倪试探着问道。

  “唔,还有这种事,你让他进来吧。”吴天略感兴趣的说道。

  过了不到一分钟,一个英气勃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的面容十分英俊,眉宇间有股刚毅的气息,吴天看着这个男子却是有几分眼熟,只不过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似乎看出了吴天的疑惑于是微微一笑自顾自的道“五年前、深夜、渤海弯”。吴天听到男子说出的话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脸上还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原来是你,你很不简单,竟然可以找到我,你是什么人呢?”吴天象是在自言自语,经男子的提示吴天想起了这个男子是自己五年前了尘被害的那个夜里在渤海湾上救的那个被三个日本人围攻的男子。

  “你可以叫我皇十九,至于我是什么身份不方便告诉你。不过我有些关于修行界中华严宗勾结日本修行界的消息,你应该很感兴趣,并且我应该知道一些你现在正想知道的事情,怎么样我可以坐下来和你谈谈吗?”男子缓缓的道。吴天抱以微笑,示意男子坐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男子离开了吴的办公室。

  矛山。

  平日里十分冷清的矛山今日突然间热闹了起来,凭空里多出了很多穿着各式古朴衣袍的道士、僧人在矛山来来往往。这些人都是在收到玄心子和长春子的飞剑传书后前来矛山商量对策的各个修行门派派出的人。

  矛山派主殿建筑的议事大厅中此时已经聚集了大约二百人,平时显得有些空旷的大厅此时却有了几分拥挤。大厅最深处正中是一个大大的香案,上面供奉的正是矛山开派祖师道元仙人的金身雕像,整座塑像大约两迷高,塑像雕刻的徐徐如生,衣阕飘飞仙风傲骨,尽显神仙姿态,塑像虽然年代久远但仍旧金光滑锃亮,应该是时常保养擦拭。香案立于约米高50平米见方的大理石台之上。

  石台之上正前方5米处摆放着一个宽有一米半的红木坐椅,此时坐椅上坐着的正是矛山派掌门人长春子。在长春子稍微下首一点的两侧分别摆放着同样大小的二十几张坐椅,不过明显有些是临时加上的。

  这些坐椅之上的都是各派的掌门和地位崇高的长老,长春子下首东侧是修道界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和长老,有昆仑派不出世的掌门玄空真人,昆仑五老的玄虚长老和玄道长老。蜀山的掌门天机子,峨眉的掌门人玄心子,华山掌门天剑子,华山三剑侠之一的天心老人。

  空峒派掌门幻真,幻海,龙虎山掌门空灵真人。西侧是修佛界各大门派的主持、宗主和长老,有天台宗宗主法相,长老法缘。龙华寺主持德真,长老德信。禅宗宗智慧,长老智心。五台山通天寺主持清源大师,长老清净,其中赫然有少林寺的主持素行和随行长老素智。这些人都是当今修行界赫赫有名的人物,有些更是已经许多年不出世的传说中人,这些人中最差的修为也在大道后期(修道界)和嘛哈瑜伽后期(修佛界)的修为。

  长春子坐在上手并不是因为他的地位最高,而是因为这里是矛山他是主人而已,虽然这里的人辈分都很高,但是最高的也就是和他同辈而已,比他更长一辈的人物也许存在但是绝对不会再理这些事情了,那些人不说成仙也是半仙之人了。

  50平米的石台正对大殿门口处有一个宽达十米的台阶,是方便人登上石台之用。石台的下方坐着的是其他比较小的修道或是修佛门派的代表,虽然他们的身份也不低但是毕竟门派的势力比较弱小,一派之长的修为也超不过台上哪怕是修为最低的一个长老,所以没有得到坐在高台之上的待遇也只有认了,谁让自己门派的实力弱小呢自己的修为又不高呢,自己要是能够达到天人之境,亦或是归真期的修为恐怕都会受到礼遇吧。

  中国的修行门派又有百多个想要都照顾全却也是不可能的。而吴天因为是本次事件的发现者,虽然自己无门无派是个散修之人不过也在石台之上修佛界的一边末端混了个座位,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吴天和长春子相熟以及他那令在场的许多高手都看不清的高深修为。自从吴天元神自暴肉身不知道被什么元素重组凝成元婴修炼《无字天书》中的《神佛录》后,一身真元和修为就莫名其妙的归于虚无,归于自然,没有了真元气息的波动,所以即使是比他修为高的人也看不出他的深浅。

  “事情就是这样了”长春子向众人诉说了从抓到的岗本和悟缘悟法口中得知的情报,尔后又让悟发等三人当面交代,当然玄心子和吴天的特意安排下他们只交代了应该交代的事情。

  “岂有此理,这华严宗也忒大胆子了,竟然敢冒修行界之大不讳勾结日本的杂碎,我定要让那华严宗不得安宁”说话的是昆仑五老之一的玄虚长老,玄虚长老是个身高不足一米七的瘦小道人,这昆仑五老之名的存在虽然只有五十几年,可是如果没有抗日战争时期的那场中国修行界的浩劫应该有昆仑六老之称吧。那时侯和玄虚同辈的杰出高手还有一个玄云道人是玄虚的师兄,当时就是为玄虚用肉身挡下了日本忍者的致命偷袭而丧生的,所以由不得他不气愤。

  “哼!想不到佛门出了华严宗这种败类,我龙华寺必定举全派之力征讨那华严宗”说话的龙华寺的主持德真圣僧,他很为华严宗的不齿行为丢了修佛界的脸面而恼怒,也许更因为这些年华严宗的声势和势力太大了吧,谁又能知道他的真正想法呢。

  “想必我们在这矛山商讨此等事宜华严宗已经得到消息了,他们知道已经无路可退必定会加紧联络日本杂碎图谋中国修行界的,不知道这次他们入侵中国会不会派出大量的忍者,要是那样的话就不要怪我和尚大开杀戒了”说话的是天台宗的宗住法相,他那雄壮的身躯却一只袖管是空的,此时他正有意无意的紧紧的抓着那只空空的袖管,没有修成元婴的人是无法令自己残缺的肢体重生的。而在修成元婴之前就断掉的身体部位即使是再修成元婴之后也是无法重生的。法相的脸上一片愤恨神色,隐隐有几分杀气透了出来。不用想即使是不知道实情的人也明白这只断臂必定与那日本忍者有关。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的喝骂与怨恨之声,这些修行门派的人或多或少都吃过日本修行界的苦,总之是群情激奋,定要把那华严宗铲平,从中国修行界除名不成,这其中尤其是蜀山的掌门天机子叫嚣的厉害恨不得现在立刻就要杀到华严宗去,只不过这是不现实的事情。最后各派的负责人终于商量出来在三天后的七月七日由各派派出精锐弟子共同讨伐质问华严宗,一时间中国修行界各派的矛头齐齐指向了华严宗。而华严宗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也不出言解释,也不采取行动,表面平静的修行界一时间暗流汹涌。

  蓝天白云,青天碧海,层层云雾飘于脚下。吴天带着雄峰和林媚倪跟着玄心子一众娥眉弟子飞行在东海之上,今天是七月七日各门派定好同上华严宗之日,说也奇怪这一路上吴天他们似乎并没有遇见其他修行门派的人。

  吴天虽然也知道这华严宗的洞天所在但是他还是混在了玄心子身边,玄心子身边跟了寒若冰、紫雪两个亲传弟子,还有十几个出窍期左右的修为不错的女弟子。而最令吴天赶兴趣的是玄心子身边多了两个修为在嘛哈瑜伽后期年约五十的尼姑,这两个尼姑身穿灰白僧袍,手持拂尘却是吴天在娥眉派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

  从紫雪的口中得知这两个尼姑是娥眉派闭关修行的十几个长老之中的两个,她也不曾见过几次。吴天却是想不通这玄心子一个修道之人为何就当上了娥眉派这个本是佛宗的尼姑庵的掌门人,并且还把它改成了修道门派,还真是难为了玄心子。而峨眉派的实力也不仅仅是表面上的那样,仅眼前这两个尼姑那是放在任何一派都不敢轻视的高手。而吴天因为从神秘的皇十九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所以告戒玄心子做好峨眉的防御工作玄心子更是把静涵留在峨眉山主持大局,恐怕那剩下的长老的实力也不会弱到哪去吧。

  华严宗位于东海之中的一个神秘小岛之上,是用大法力开辟出的洞天福地,邻近日本海域常人是不知道它的存在的。吴天一行人在玄心子的带领下在东海的一处雾气特别深的地方停了下来。吴天知道这里就是华严宗的山门所在,他这五年来曾暗地里来了不知有多少次,又不知有多少次要闯进去和了空拼命。可是他忍住了这种冲动,他知道就算自己杀死了空自己也要付出很大代价,更何况这样仅仅杀死了空却是没有达到报复的目的,害死了尘的不只是了空 一个人,他要整个华严宗来偿还,就象今天这样的机会。此时吴天的心中难免有几分兴奋和激动。

  “咦!”玄心子及那两个跟来的尼姑和吴天同时惊讶了一下,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中国修行界的举动华严宗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大敌当前华严宗的护山大阵和诸多禁制却齐齐被撤掉了,这不能不被人疑惑。容不得多想众人在玄心子的带领下进入了华严宗的山门。

  山门前一座用不知是何种质地的石头砌成的十几米高的古典石门支撑着庞大的框架横亘在通往山顶的石阶之前,山门顶端用大理石砌成的巨大匾额之上是刻入石内的“华严宗”三个大字,笔锋苍劲有力,鬼斧神工。门两旁屹立着两颗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松,古松与山门之间似乎有很深的禅机一样奇妙的相处着,这一切就是鼎鼎有名的华严宗山门前的装饰,虽显简单却不落俗套。

  众人一直向里行去,到了山顶之上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山顶之上出乎意料的平坦,一个宏大的佛教寺院建筑群展现在众人眼前,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真不知道这一座小小的山峰如何能够承载规模如此之大的建筑群。众人来不及细看快速的行过了眼前的大殿,过来大殿众人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众人的前方是一个大大的广场,广场足有5000平米,广场之上是冒着缕缕清烟的十六鼎香炉,紫铜鼎炉分列在通往内院的石路两旁。广场的空地上数十人围住了中间的十几个身穿褐色僧袍的修佛之人,而华严宗主了空赫然就在人群当中。

  了空刚好发现了玄心子一行人神色轻松的道“正主终于来了,没想到还会有这种小鱼小虾来搅合”。玄心子见状对包围中的人说道“各位是何门何派?”玄心子却是不认识场中被围的几人但是很显然这些也是来华严宗声讨的人,玄心子只是奇怪怎么没见其他门派的人,这有这大猫小猫两三只,一看场中也没什么厉害高手,顶多有两个相当于轮回期的僧人。

  “在下缘华,我们是中原内地佛门密宗中人,这位可是峨眉掌门玄心子前辈”其中一个年约五十的僧人说道,此人象是众人中的头领。这个人认识玄心子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象是玄心子这种身份的人在修行界又有几个人不认识呢,尤其那日在矛山聚会他是露过脸的。

  “贫道正是玄心子,僧友放心他华严总宗还奈何不了你们。”玄心子大声说道。

  “幺,玄心老头,在我们华严宗之内放如此豪言未免太不给我这个主人面子了吧。难道你没发现没有其他修行界的人出现了吗?我可以很高兴的告诉你他们此时可能正在忙着守护自己的山门呢,即使是没有被敌入侵山门在半路上也该受到截杀了吧,哦,你的峨眉山此时可能也不会安宁呢。你们这些人可是我处心积虑放进来的人呢”了空如此一说众人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那日本修行界和忍者组织在这一日发动了对中国修行界的进攻,对于大的门派肯定是攻上山门,而对于小的门派只要派出忍者在途中截杀即可。

  被围在中间的十几个密宗的人脸上立刻露出了担忧之色,本次自己只是想称着这次机会露一下脸的,他们密宗近年来势力弱小,实力又不行可是不够人家华严宗打发的,想必人家一开始就没有重视或是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根本没有人截杀他们,自己这是羊入虎口了。

  “就凭你们华严宗现在的实力就想吃下我们吗?恐怕你们华严宗除了你以外连个上了年纪的长老都没有了吧,怎么现在你们派出去办事的‘长老’都是一些没有能力和本事的小丑呢,难道是那次华严宗十二长老一起送命这华严宗的长老都死绝了”吴天这话说的有些阴损,而玄心子听到吴天的话脸上闪过了一片惊讶的神色,华严宗十二长老殒命的事情外人是不知道的,而吴天的事情更不曾对玄心子说起过。

  不过不管吴天是怎么知道花严宗十二长老的事情,看那了空气的脸色发白没有出言反驳怕是吴天说的是实情,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还真不怕这华严宗能够吃定了自己,毕竟自己带来的这些人的实力都不弱,再加上吴天他们两个天人期的高手对付了空却是绰绰有余,当下放心了不少。

  “原来是你呀,怎么你还没陪你那该死的师傅一起去死吗?”了空突然认出了吴天便出言反击道,他如今也不怕什么天下人说什么残害同门等等了,勾结日本人这种事情都作出来了,还害怕多了这一个污名吗。听到了空吴天是真正的怒上心头,眼中射出了凶狠的目光盯视着了空。

  “怎么?想杀我,呵呵,你觉得我会凭借着我们化严宗的这点力量就稳稳吃定了你们吗?”说完了空打了一个响指,一大批身穿各色服饰的日本修行之人从里边的大殿闪了出来。

  “了空是我的”吴天大喊了一声冲向了了空。玄心子知道多说无用,立刻指挥门下众人选择实力相当的人开战,数道光滑闪了起来,映亮了整个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