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十九章危机四伏:  山风呼啸,空中的几朵白云像是受到了惊吓般四散逃了开去。华严宗的广场上已经上演了一场激战,各色光华闪耀,气流乱飞,时而有人惨叫着从空中跌落,时而轰隆之声大作,数道阴雷从云层中落下,数个人的头型顿时成了爆炸式。广场上电闪雷鸣光柱冲天,好一派嘈杂热闹的场景。

  吴天的身体化做一道流光转眼间便扑到了了空的身前,了空被吴天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实力震惊了,这速度、表露的真元强度绝对和他有一拼,然而他却不知道吴天的实力不仅仅只是和他有一拼。

  金光闪动吴天也不使用法宝身形快速的挪动,对着了空就是一顿拳脚功夫,错愕之间了空也没有反应过来只能被动的一下下的接住吴天的攻击,只是吴天的身形诡异,速度又奇快无比,转眼间吴天轰出的几百拳已经搞的了空焦头烂额,头疼不已。

  吴天的身影有如风一般不断的飘忽在了空的身体四周,玄心子此时正对上了三个实力很强的日本修行者,不过他神态举止之间轻松自如,忽的看见吴天诡异的身影皱了皱眉头,觉得似曾相识,眼熟的很,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广场的其他地方同样激战连连,林媚倪和雄峰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道期在这里算是实力强横的人了,他们分别对阵两人,玄心子带来的两个尼姑更是和玄心子一样分别对上了三个实力不弱的人。寒若冰以其轮回期的修为也勉强的对付两人,而紫雪和一众娥眉弟子都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周旋,那十几个密宗的人却也是把法宝耍的挥洒自如不落下风。

  要说日本修行者和华严宗人数不少占了绝大优势,但是能够上得战场实力不错的人却是没有几个,他们中了空的实力最高刚刚修得元婴,和吴天实力相当。其他的加上日本修行者实力最高的也就是和玄心子动手的三人,实力大约相当于大道期的修为和雄峰林媚倪差不多。

  在吴天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狂轰乱炸后,了空终于失去了耐性,大吼一声全身真元猛的爆发,金光大作顿时将吴天逼退了二十几米,他可不能容忍一个小辈弄的他左拙右支,虽然他很惊讶吴天如今的实力,但是他并不认为吴天在短短的五年内修为会提升到多么恐怖的地步,至少这吴天的修为不可能达到阿底瑜伽的天人之境。

  了空怒目瞪视着二十米外的吴天,右手一扯,狠狠的将胸前的一长串念珠扯断,念珠在他真元的驱使下光华外放,滴溜溜的围绕着了空不停的旋转。

  “破”了空一声大喝,十八颗龙眼大小的念珠华作十八团光华射向远处的吴天。吴天嘴角冷笑,嘴中喝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手印翻飞顿时间由佛法真元幻化成的巴掌大小的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内缚印、外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一股脑的迎向了飞来的念珠,了空见状十分惊讶这吴天竟然将“九字真言”运用的如此纯熟,并可以将九字真言转瞬间全部打出,这要多么浑厚的真元做支撑,多么纯熟的技巧来发挥呀。

  九个闪着佛光的真言印与飞来的念珠相撞并没有发出轰隆巨响,而是发出了“兹拉,兹拉”之声彼此消融了。九个真言印只抵住了九个飞来的念珠,其余的九个念珠仍旧呼啸着向吴天冲来。吴天不敢拖大口中快速念道“俺嘛呢叭咪牛”顿时吴天周身金光大作,随后吴天又结了一个奇怪的法印,一片金光升起,一个闪着佛光的五米大小的巨大“佛”字出现在吴天的身前三米之处正好挡住了飞了的其余九颗念珠,“轰隆”一声巨响,由佛法真元幻化成的巨大“佛”字轰然破碎,那九颗念珠有如九颗手雷也轰然爆裂,强大的气流将下方广场的大理石地面掀翻了足有一米深。

  吴天受到强烈的冲击身体晃了晃向后倒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而了空因驱使的法宝被毁身子也是一个踉跄向后倒退了几步。了空稳住身形后看向吴天的眼神有些怪异,经过这一击他已经估算出吴天的实力绝对不在他之下,这不得不让他小心应战,全力以赴。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场中忽然响起玄心子如雷的声音,只见一把闪着血光的厚背弯刀卷起十几米的刀芒从上而下劈向了悬空而立的玄心子,而玄心子的下方有一只两米长的青面獠牙的鬼怪张牙舞爪的抓向了玄心子的双腿,远处一个浑身黑袍的日本祭师手持法杖身体颤抖着遥空控制着那只鬼怪。

  玄心子的身体正前方一个篮球大小的雷球向着他胸口的方向砸了过来。玄心子临危不乱,右手持着一把闪着纯白光芒的飞剑,左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太极八卦图,玄心子嘴中喝道“疾”,太极八卦图光芒一闪忽的涨大了数百倍,迎向了上空劈来的血红厚背刀,之后玄心子毫不迟疑的横着挥出右手的白色飞剑顿时爆出一片白色剑芒,此时玄心子下放的鬼怪已经快要抓到玄心子的双腿了,就在那间不容发的刹那间,玄心子的身体借着挥出一剑的力道轻轻的向后飘了四五米。

  “轰隆,喀嚓”之声大作上空的刀光和太极八卦图相撞,闪着血光的厚背刀被弹了开去,光芒一暗飞回到一身奇怪打扮类似日本修道者的人手中,而打向玄心子胸口的雷球被玄心子斩出的剑芒劈了个粉碎,抓向玄心子双腿的鬼怪正好被这爆炸的冲击波撞了个正着,黑烟一闪鬼怪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远方手持法杖的黑袍人踉跄着坐在了地上。看到玄心子这边情况的一众人等齐齐的喝了一声“好”,玄心子的化解之法简直是太漂亮了。

  玄心子倒退出去的身体并没有停,在虚空中向后连着倒踏七步,正是北斗七星方位,玄心子口中朗朗念道“九天神雷以剑引之”,随着玄心子的念诵完毕,一道白色的光华从玄心子手中的飞剑中冲起,没入到上空的云层之中。

  这时玄心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手中之剑名曰雷电,以千年寒铁炼之,跟随老夫五十余年,未偿一败”,围攻玄心子的三人此时已经楞在了原地,看着虚空中的玄心子那傲视天下的神仙神态震惊不已。云层之上数道闪电狰狞着凶狠的撕裂了云层,滚滚雷声隐隐传来,最后一声惊天雷霆之声传来,上空的云层被彻底的击成了粉碎,“轰隆”之声相继传来,十数道雷电呼啸着从那九天之上降了下来,看那势头正好将围攻他的三个日本人罩了进去,众人怔怔的看着眼前有如世界末日的情景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齐齐的向这边看来。

  一阵烟尘飞起,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因为那一片区域都已经被撕裂成了真空地带,任何声响都已经发不出来了。烟尘翻滚足足隔了有几分中的时间才散尽,众人仍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一片狼籍地带,那里已经没有任何的大理石地面的存在了,几米深的宽大深坑中看不到一丝身体器官的残留,那三人都已化成了灰烬。

  从吴天和了尘的眼中都看出了惊叹,这是高手之间暗中对比的心态。这一招从千年前就传下来的“神剑御雷真诀”也许只要到了太虚期修为的人就能够发的出来,但是那破坏力却是远远不及眼前的这一击的,不说别的,就说玄心子发出这一击后神态并不显得疲惫,显然他还是留有余力的,吴天也真正的认识到了玄心子的实力,自己虽说和玄心子都进入了天人之境可是自己却要和玄心子差的远呢。

  位于隐秘山林之中的矛山高2000多米,自矛山的开山祖师创立矛山派后矛山派历代传人便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山门,矛山一代代人不断的用大法力大神通引天地灵气滋润矛山洞天,因而矛山逐渐的会聚了方圆千里的灵气,使矛山成为了一块人杰地灵的福地。

  可是此时的矛山杀声震天,一批批身穿日本忍者服饰的人正大举进攻矛山。矛山弟子在掌门长春子的率领下奋起反抗,进攻他们的正是日本忍者组织中风隐一流的忍者。

  日本忍者组织远源流长,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现今日本的忍者组织主要分为三个流派,既风隐流、雾隐流和火隐流。忍者主要是精通忍术,所谓的忍术就是一些粗浅的五行遁法隐身之术。

  忍者有风、木、水、火、土五种属性,风属性的忍者可以融入到空气当中,藏匿自己的身形,木属性的忍者善于将自己隐藏在草木之中。顾名思义其他属性的忍者亦是精通自己的本命属性的忍术。一般的忍者都精通两种以上属性的忍术。

  忍者的实力大体划分为三个等级,既初忍、中忍、上忍和天忍。初忍一般只精通一种属性的忍术,大多是刚刚入门的门徒,也有特别的精通两种忍术的。不过忍者并不能仅以忍术来划分他们的实力,他们的实力和等级还和他们刀法的高低有关。刀法的实力分为初级武士、武士、大武士、圣武士。忍者的分级也是与他们刀法级别的高低有关的,初忍的刀法要达到初级武士的级别,一般刀法的级别越高他就是越高级的忍者,例如即使是只精通一种属性忍术却拥有圣武士实力的刀法,那么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忍,因为忍者就是专攻暗杀的,所以只要靠忍术藏匿住身形,他的刀法越高明杀伤力就越大。

  忍者并不是修行者,但是若要是论实力,即使是最顶级的天忍也只不过相当于修道界太虚期的修为。但是他却可以成功击杀天人期的高手。他们精通暗杀,总是在人不经意间给人一击必杀,忍者不会笨的和修行界的人正面冲突,所以一般的修行者对忍者还是比较头疼的和畏惧的。不过日本达到天忍级别的忍者数量较少,培养出一个上忍都要付出很大代价,何况是天忍级别的忍者呢。抗日战争时期就日本就是以上忍为主力,刺杀中国的修行者来配合日本修行界的入侵的,那时侯不少中国修行界的人都吃过忍者的亏。

  整个矛山上下到处飞掠着日本忍者的身影,时而东时而西令矛山弟子很是头疼。山顶之上矛山的灵虚子一剑斩在虚空,一个黑色人影应声而出倒在了血泊之中。灵虚子手中仙剑并未停留而是回身一刺又一个忍者饮恨在他的剑下。灵虚子完全是根据对气息的感应来做出判断的。忍者一般能隐藏自己的身体但无法隐藏自己的气息,对于修行的人来说,每天吸取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练功当然对气息很敏感了,其实象灵虚子这种轮回期的高手只要不分心大意一般的忍者是伤不到他的,不过遇到天忍就有些麻烦了。

  矛山掌门长春子此时立在空中观看着战局,看着越来越多的弟子挂彩,心里十分着急,嘴中骂道“妈的,小日本就是垃圾,连他妈的对敌都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事情都偷鸡摸狗的见不得人,有种和我的弟子光明正大的拼斗,我就不信我矛山几千名弟子就搞不定你们”此时的长春子一点修行人的样子都没有了,看着眼前的弟子挂彩顿时火冒三丈。

  这也难怪,矛山的弟子现在是有力使不出,大规模的杀伤法术无法完全施展,小日本根本就不和矛山弟子正面接触,要是胡乱用法术轰击难免伤了同门,现在已经有不少修为低的弟子死于小日本的刀下了。看得此情此景长春子一声暴喝“矛山派弟子都给飞到空中来”,长春子这一声大吼灌注了强大的真元,虽然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上依旧是那么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令全场人都为之一震。而日本的忍者更是有几个直接就从空中掉落了下来,还有几个小日本竟然从树木的躯干中直接喷着血就落到了地上,可见长春子这一吼无异于一个中级法术的全面攻击,矛山弟子哪肯放过这个机会,都憋着一肚子气呢,这些实力低的忍者刚刚现出身形就被气愤的矛山弟子斩杀,矛山弟子的数量可是大大的多过了来袭的日本忍者。

  斩杀了这些倒霉鬼后他们都乖乖的祭起法宝飞到了空中,这下日本的忍者头疼了,他们并不会飞行术,这回根本伤不着矛山的弟子了,这些忍者只好全部施展忍术全力的隐藏起来等待时机。矛山派的弟子不可能永远的飞在空中,不说真元的耗费程度,就是他们这样呆在空中对这些忍者也是无可奈何的。

  长春子见所有出战的矛山弟子都飞到了空中后,随手抛出了八面杏黄旗,每个杏黄旗约有一尺大小,黄色的旗面上画了各种符咒,旗面在山风的吹拂下猎猎作响。杏黄旗一现身便在虚空中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一尺长的旗面也变成了两米大小,八面杏黄旗在笼罩住了战场的所有范围之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空中。

  只听长春子口中念道“急急如律令,降天火,焚凡尘”随着咒语的念诵完毕,矛山上空突然下起了天火,不过这些天火正好被控制在了和日本忍者争斗的山脚之下,长春子是不会疯到在矛山山门之内引天火烧自己的洞天的。泛眼间山脚下的战场上陷入了一片火海,接着惨叫声不绝于耳,凄厉的喊叫声让长春子隐隐有些不忍,此后想到了这些垃圾的日本杂碎的所作所为也就不加多想了,手上又是多用了几分力气。

  一个个全身是火的日本忍者惨号着现出了身形,在地上翻滚扭曲,焦臭之味立刻充斥了整个空间,随只那些沾到天火的人被纯红的火焰烧成了灰烬,没有剩下一点残渣,就连那烧剩下的灰烬也都随着山风化为了飞灰。几百个没有逃出天火焚烧范围的忍者就这样完完全全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为了应付这次日本的阴谋入侵,长春子是作足了准备的,这八面杏黄旗可算是矛山派的震派之宝了,相传是千年前飞升的祖师修炼的法宝。

  这一招虽然威力巨大可是消耗的真元那也是相当的大的,在解决了这几百人之后长春子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长春子口中念道“收”,立刻八面杏黄旗显露在空中,停止了对下方释放天火,乖乖的一点点缩小从四面八方飞回到长春子手中,长春子 手一抖八面杏黄旗消失不见了。刚刚一下子解决了几百个忍者,天火一收所有人又感觉到了有大批的忍者不要命般的涌了上来。

  虽说日本的上忍和天忍数量极少,可是中忍和初任却多如蚂蚁,他们是各个忍者组织发展的基础,所以网罗的这种实力的人也是相当多的。

  飞在空中的众弟子都等着长春子下令,长春子微微一笑强运起几分真元大声道“弟子们,我们矛山最擅长的是什么?”众弟子像明白了什么是的,大声回道“僵尸”。

  “呵呵,那么你们就招出僵尸陪这些藏头露尾的日本杂碎好好玩玩吧。”长春子笑的有些阴险,不知道他是才想起这个,还是故意不提去历练自己的弟子的。

  听长春子如此说众弟子恍然大悟,自己都炼有不怕物理攻击的僵尸怎么都傻的和这些忍者直接拼斗呢,当下黑烟滚滚,黑气冲天,一个个身高体形不等的僵尸被矛山弟子召唤了出来。什么铁尸、铜尸、银尸立刻出现了下放被天火焚烧的破败不堪的空地上。灵虚子更是招出了飞天夜叉,看那两米五的高度赫然就是那天当着吴天等人招出的那个飞天夜叉。

  僵尸可是对付忍者最好的工具,他们既不怕普通刀剑的物理攻击,又可以轻松的找出隐藏中的忍者,僵尸本来就是不靠眼睛看东西的,他们都是靠气息去分辨敌我的。立时下方又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只是这惨叫声又和刚才被天火焚烧的不一样,而且其间又多了一种声音就是“喀嚓、喀嚓”的骨骼断裂声。矛山弟子嬉笑着看着下方被打的显出身形的忍者大笑不止,心里简直舒爽的到家了。

  于此同时昆仑、峨眉、空峒、天台山、龙华寺等大的修行门派分别受到了日本雾隐、火隐和日本部分日本修行者的袭击。各地战况各不相同,向矛山这样如此轻松应敌的实属少数。一直平静安宁的中国修行界此时也是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