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二十三章七重天劫:风轻轻的低吟着,时而撩过众人的衣襟,天地中一片肃杀之气,压抑的气氛弥漫全场。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息,上空的云雾都沾染了淡淡的腥红。吴天静静的站在广场中间,没有人敢接近他,他就像魔鬼般可怕。孤孤单单的身影似乎这天地间只剩下他自己,他感受不到旁人的存在。

  他恨这天所以他想毁天,他将自身的真元和意识疯狂的融入到天空之中,他想让上天感受到他的伤悲,他的意识送出了很远很远,连他自己都把握不到边际。

  他恨这地所以他想毁地,他疯狂的从大地中摄取能量,狂涌的大地灵气冲入到了他的体中。天空突然间传来隐隐的雷声,上空的云层一阵的翻涌,远处有云层向这边聚拢,上空的云雾也向下方压来。

  吴天的心里一阵烦躁,一股嗜杀之气冲上心头,他想毁掉眼前的一切,突然间吴天体内的真元冲体而出,耀眼的金光夹杂着浑浊的青芒,吴天的真元呈现出暗金的颜色,狂暴的真元流象是一条巨龙般冲天而起,“轰隆”一声巨响,上空刚刚聚拢压下的云层被轰成粉碎。不过传来的巨大的反震之力使吴天的身体受到震荡,连紫腑中的元婴都受到了反震。

  吴天怒上心头,就在他要完全迷失的时候体内亮起九个光点,而后九个光点同时洒出一片金光护住了他的元婴,顿时吴天的头脑一阵清明,有某种信息传入他的思想之中,吴天将要迷失的心智立马清醒了过来,他猛的睁开双眼,一缕复杂的神色从他的眼中射出,他在仔细的消化这些信息。在他体内爆出的九点金光正是他自爆元神重组肉身时融入他身体的九页《无字天书》。

  片刻后吴天对着远处的叶千年和独孤行道“有劳两位大哥助我一臂之力,似乎我触怒了天威,就要迎来天劫了”。听他如此说叶千年等人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齐齐向天空中望去,这不仅因为吴天恢复了神智更是因为吴天只要度过天劫层次就更进一步,脱离凡人之体进入仙佛一流了。

  玄心子脸上也露出了喜色,毕竟吴天和他的关系非同寻常,这些年来吴天也一直把玄心子当成最尊敬的长辈,什么事情都请教他,玄心子也把吴天当成了自己的弟子般看待。可是此时吴天却无颜面对玄心子,玄心子最疼爱的两个徒弟是因他而死的,玄心子似乎也知道吴天心中所想,虽然心中有些怨恨可是毕竟修了这么多年道生离死别的的情绪也不是那么重了,自己的徒弟又是心甘情愿作出牺牲的,这也怪不得吴天于是主动开口道“吴天小子你就放心吧,老夫也为你护法,我倒要是见识见识这天劫的威力。”

  吴天听见玄心子如此说感激的对他笑了笑。天空中的隆隆雷声越来越响,云层不断的在高空翻涌,确实如吴天所说他触怒了天威,他那种想要毁天的情绪遭到了上天的反感,虽然他透漏出去的真元还达不到天劫降临的程度,但是天威不容侵犯,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佛最是见不得凡人亵渎天威了。看那奔涌的云彩这天劫的范围却是笼罩了整个华严宗.

  一道粗大的闪电凶狠的撕裂了虚空,拉开了天劫降临的序幕。一块巨大的方圆几千里的青色劫云从高空压了下来,如山的压力向着在场的众人压来,玄心子快速的抛出一道彩光,一个一米大小的极光罩立刻扩展了开来将峨眉一众弟子笼罩在其中,之后大声说道“向天劫的边缘退,远离中心地带”听到玄心子的话娥眉弟子知道这天劫的威力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就仅仅是天劫的余威他们也抵挡不住,于是快速的远离了中心地带。

  其他的人听了玄心子的话也都向边缘躲去远离吴天的位置。了空也愤恨的架起法宝护身向远处躲去,场中心只剩下叶千年、玄心子和独孤行三人护在吴天的周围。而更另人奇怪的就是那十个密宗的弟子神色犹豫的站在原地不肯动弹。

  吴天见状似乎像是明白他们的心意般说道“你们退开吧,你们帮不上忙”,听到吴天的话十个密宗弟子迅速的退了开去,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可真不想留在这里做炮灰。吴天之所以知道他们的想法是因为刚才《无字天书》突然间在体内爆发的时候传入到吴天思想中的信息却有那关于密宗的密闻记载,他明白了舍利七星剑代表着什么,又看到那十个密宗弟子的情形立刻心中了然。

  修佛之人修身成佛分为文修和武修两种。文修是指那些一心向佛苦心钻研佛法,追求佛之真意的出家之人,他们要修身成佛需要经过七世轮回,做七世的和尚积够功德方能成佛,修的是来世。虽然这样的修佛方式需要经过漫长的七世轮回但是却是最安全的修佛方法,只要积累够功德便能得到佛界的召唤飞身成佛。武修指的就是吴天了空他们这类靠修佛功法修得强大的力量以求破开虚空请求得到西方佛界的认可,飞身成佛的,当然他们也需要参悟佛法行善积德的。

  不过武修之人只要修得了强大的力量度过了天劫便可修成正果,他们修的是今生。可是武修的风险太大,正因为他们不用受那七世轮回之苦所以佛界才降下天劫来惩罚这种走捷径的修佛之人,而真正能够度过天劫的人却是很少,十个人中只有两三个人能够顺利度过天劫的,其他的则会会落得神形俱灭的下场,如果运气好元婴幸得脱逃还可以做个散佛,只是丢了身体,再想更进一步上升神界却是异常困难的。

  佛界降下的天劫是七重天劫,等于受那七世轮回之苦。一重天劫曰:劫云,展露天威。二重天劫曰:天魔,考验心志。三重天劫曰:幻象,开启七道轮回之门。四重天劫曰罡风,受那刮骨之痛。五重天劫曰:血云,受地狱魔血的腐蚀。六重天劫曰:雷电,受那九天雷电的轰击。七重天劫曰:天火,以火淬身修成罗汉金身。

  青色的劫云压的越来越低,压力骤增,这压力象是要挤裂空间,撕碎人的身体一般,处在天劫中心的几人更是呼吸困难,连提起体内的真元都十分困难,云层依旧在下沉,众人渐渐的有些支持不住了,终于独孤行忍受不住这种来自上天的威压,大吼了一声冲向了上空,嘴中大喝道“难道因为你是那高高在上的‘天’我就要向你低头吗?我独孤行从来不向任何人低头,我独孤行就爱作那逆天之事”随着大喝声起吴天已经来不及阻止独孤行了。

  叶千年却对吴天说道“让他去吧,你赶快打坐调息,争取最大限度的吸取天劫中的能量,这样对你度劫后真元程度的累计有很大关系,我们先替你顶着”吴天见叶千年说的坚定便不再反驳。立刻祭出九州鼎护在自己的头上开始打坐调息吸收劫云中的能量转化成自身的真元。

  独孤行的身体向是一枚炮弹般急速向上飞行,在他的身体四周隐隐有火焰在燃烧,这是由于急速运动产生剧烈的摩擦使空气燃烧造成的效果。普通人在劫云的威压下呼吸都十分困难,更别说能一飞冲天了,可见这独孤行的实力多么强悍。

  众人也都被独孤行这种逆天的豪气所感染,无论是友方还是敌方的人都对独孤行肃然起敬。独孤行的身体以奇特的方式在空中运动,当他快接触到劫云的时候,双手急挥他的身体被笼罩了一层浓浓的黑气,顿时将周身的微弱火焰盖了过去,天空中突然黑光大作,独孤行愤然的轰出了一拳,独孤行是没有法宝的,对他这种僵尸来说拳头就是最好的法宝。

  地煞气随着他这威力惊人的一拳击出一道一米粗的黑色光焰奔涌而出直直的轰击在了劫云之上,“轰隆”一声巨响,带着天威的劫云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同时独孤行的身体也受到强烈的反震,反震之力将独孤行的身体压低了几十米,独孤行悍然不惧又是冲天而起,对着还没有完全合拢的劫云又是一拳他的身体再次被压低几十米。独孤行又一次义无返顾的冲了上去,他一次次的飞身而上,一次次的被压了下来,要不是僵尸的身体强悍他早就被劫云压了个粉碎,然而他就是这样一拳拳的逐渐将青色的劫云一点点的轰碎,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众人为之侧然。

  劫云像是终于忍受不住独孤行的一次次侵犯,云层突然间一紧被轰出的窟窿骤然间合拢,上空传来了更加强大的威力,独孤行也是一声长啸,准备发出最强烈也是最后的一击,也许发出这一击后他便没有余力在发出攻击了。他集中了所有的力量来发动这最后一击,狂暴的气势冲天而起,独孤行的身体象是那无坚不摧的核弹冲向了压下来的劫云。

  “轰隆”一声巨响,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席卷了上空的劫云,众人无不变色。这一击的威力再细致的描写也显多余,再精彩的描述都显苍白,总之这一撞击造成巨大的破坏之力。独孤行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无力的落了下来,这一攻击的反震之力和飞散的气流直接撕碎了几百名没有真元修为的日本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