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三十五章风隐雾隐:“这次国会议员的选举我们一定要多拿下几个席位,不能让风隐流和雾隐流占了上风,我们火隐流是忍者始祖伊贺家族的正宗传人,而风隐和雾隐只是忍者旁支甲贺家族的后裔,他们是不入流的,我们绝不能让他们骑在我们的头上。我得到消息,风隐流和雾隐流这次要联手合作对付我们火隐流。他们想互相支持与我们争夺众议院的席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除掉几个出来竞选的人”一个尖锐的声音愤怒的喊道。

  “金田,这次的事情不能冲动,我们三个忍者流派已经相安无事多年了,要是因为这件事引起大的纷争的话对我们也没有好处,此次入侵中国的修行界已经令我们伤了些元气,虽然我们的实力远远超过风隐和雾阴,但是他们要是真的联手我们火隐也吃是应付不得的。”一个比较平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过这次国会议员的选举我们必须赢得胜利,占得上风,当今被军方控制的***在议院中的席位已经超不过一半了,现在***想一党独裁是不可能的,我们控制的保守党现在在众议院中的席位占五分之一左右,而雾隐流控制的社会党,风隐控制的自由党各自占了不到六分之一的席位,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我们十分不利,所以必须想办法让他们这次参选的人失踪几个,在政治上我们一定要压过他们,有了政治就有了政府的支持,就有了某种特权,从而间接让我们有了钱”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稻川大人,我们要怎么办呢?难道我们要明着下手不成”那个平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呵,他们想合作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合作吗?他们之间的矛盾也不比和我们的矛盾浅多少。你去吩咐手下制一批梅花形的手里剑(手里剑是忍者使用的暗器,淬有巨毒,可以是石头,坚硬的果实等,而风隐流的手里剑是钢制的梅花形飞镳,火隐流的忍者使用的是火焰形的飞镖,而舞隐流使用的则是棱形镖)”被称做稻川大人的人说道。

  “稻川大人是要...呵呵,他们之间的信任程度比少女的处女膜还要薄,哈哈,是最经不起考验的,这件事就交给我亲手去做了。我这个上忍可是好多年没有活动筋骨了”被称做金中的人嘿嘿阴笑了起来。这时其他人也跟着嘿嘿怪笑了起来,之后传出了酒杯碰撞的声音。吴天这时也收回了神识,低头开始思考着什么。片刻后吴天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隔壁的房间上,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夹着桌上的菜肴。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隔壁传来稀稀疏疏起身的声音,吴天扶在静涵的耳边轻声的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向外走去。龙芸刚想问些什么却被静涵阻止了。

  吴天出门后正好和隔壁出来的那群人迎面遇上。一个身材瘦弱五十几岁典型的日本男子拍着一个胖胖的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子的肩膀道“金中,这件事一定要办好,知道吗?一定要小心谨慎,拜托你了,越快越好,后天就要大选了”

  “是”被叫做金中的人痛快的答道。一群人出了门之后却各自分头行事,吴天暗暗记下了他们的样子,便秘密的跟随金中而去,金中象是有些喝醉了,走起路来有些摇晃。吴天看看左右无人,身体突然间凭空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金中坐上了一辆高档的本田轿车向着东方驶去,黑暗中一团空气细看之下有些扭曲,尾随轿车而去。轿车飞速行驶了约半个钟头在一条宽阔的街道尽头的一座豪华宅院前停了下来,铁门上的红灯一闪宅院前的大门自动打开,轿车驶了进去。轿车刚刚停稳金中就一步三晃的象房子走去,房门口一个风韵尤存的中年妇女出来迎接他。

  “回来了,次郎,辛苦了”中年妇女弯腰说道。金中次郎只是点了点头便径自走进了卧室。一团空气也跟着涌了进来,正是吴天,要说金中也是实力比较强的上忍,隐藏之术了得,但是以吴天的实力来说他根本无法发现吴天。

  金中并没有进入卧室而是直接来到了他的书房,反手将门紧紧关严后操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传号码等了一会后口中才说道“我是金中——金中次郎大人,你立刻让人赶制一批梅花镖,和风隐使用的暗器手里剑一模一样的”“什么,你那里有风隐流的梅花镖,有多少?”“几十只,好,够了,淬上毒,纠集三个中忍,两个上忍,有任务,明天我会我到分部找你”说完金中撂下了电话嘴里哼着小曲向外走去,当他经过窗前时感觉一股凉风袭体他下意识的紧了紧上衣,这却是吴天将一缕极其微小的真元度入了他的体内,微小的他无法察觉。

  随后金中便快步的向浴室走去,浴室门口金中次郎的妻子正在那里恭敬的等着他。他除去了外衣便和他的妻子一起步入了浴室。稀稀拉拉的水声传来过了一阵吴天正考虑是否继续观察一会便听见浴室中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吼声。吴天自嘲的笑了笑,便飘然离开了,他可没有偷窥的嗜好。

  当吴天回到酒店时已经深夜十二点多了,众人都还没有睡,聚在吴天的套房内象是正在等待着吴天回来,龙芸吃过饭后就被静涵谴走了,此时几人正低声的交谈着。

  “有头绪了吗?”静涵见吴天安然归来刚坐到座位上就急切的问道。

  “很凑巧,我跟踪的人正是日本忍者火隐流的人”吴天答道。

  “怎样?”这次问话的是悟能。

  “呵呵,似乎日本的忍者组织之间不是很和睦正在彼此算计着对方。有人想玩嫁祸的把戏”遂吴天将所听到的和见到的情形与静涵三人说了一遍,吃饭时虽然静涵他们也将神识渗了过去无奈他们却是听不懂日语,这时吴天将所听到的事情详细的说了说给了众人。

  “我们怎么办?”一风子一脸无所谓的道。

  “静观其变,趁机添乱”吴天只说了短短八个字众人便明白了。

  当夜无话,第二天吴天早早的起了床,独自一人出去了。而静涵和悟能三人却又叫上了龙芸,让龙芸带路去观光东京城内比较有名的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