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三十七章圈套下集:如果有象是科学幻想成为现实一样的事情, 那么日本东京新宿就是这样。 新宿就象是电影里一个个快速的镜头,敢于向你展示所有的一切东西:从令人眩目的刚建成的歌剧院,一直到公众厕所,门上连衣帽架都没有的既旧又便宜的露天酒店,所有这一切都共存于一起。

  这里拥有好来坞明星也来下塌的设备一流的豪华酒店Park Hyatt Hotel,拥有亚洲最大的专卖店Terence Conran。另外新宿还有经过时间考验的仿古酒吧,在这里客人躺在椅子上,每隔一会坐起来叫啤酒。

  此时吴天正身处街尾一间陈旧的仿古酒吧当中,他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品尝着鲜美的啤酒。他没有象其他顾客那样躺在椅子上享受这一切,酒吧中正播放着狂暴的日本摇滚乐。吴天之所以逗留在这里是因为他所跟踪的目标金田一树进了这间酒吧,而这里又身处街尾偏僻的地方,这不得不令吴天联想到这是某个特殊场所的所在。

  吴天一头醒目的白发格外的引人注目,酒吧中年轻的啤酒女郎时不时的就向他瓢上几眼,更有一些神情堕落的时尚女郎不断的打量着这个从未出现在这里的帅哥,尤其是帅哥眼中忧郁的气质令她们有些痴狂。

  “嗨,你好,日本人?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你”一个身材高条的金发女郎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和吴天搭讪,看她的体貌特征应该是属于欧洲血统的人,而她对吴天所说的却是日语。吴天轻轻的抬起头忧郁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视着前来搭讪的外国女郎,身材是这个女子最骄傲的地方,相对于东欧北欧的女子来说,她显得有些娇小;但比起更加细腻的东方女子来说,她又显挺拔。

  这个外国女子金发碧眼,身材诱人,她穿着的衣装样式有些简单,但配上她的身材,却足够制造出养眼的风景了。金发女郎觉得吴天的目光象是要洞穿她的内心一般,让人有一种**的感觉。“不,我是中国人”吴天盯视她良久后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他同样说的是日语。

  金发女郎见吴天终于撤去了逼人的目光象是如释重负般深深吸了口气,虽然面对吴天时她有种无力的感觉但是吴天象是有某种吸引力般令她想去了解眼前这个男子。“哦,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卡特琳,来自法国”金发女子高兴的说道。

  “法国,一个美好而浪漫的国度。难道法国的女子都是象你这样美丽动人吗?那我可要去见识见识了”女子听到吴天的话后有些惊讶,也许她认为象吴天这样的男子应该是不善言辞的吧,不过吴天的话显然让她很是受用,而吴天的幽默更让他对吴天产生了兴趣。然而更令她刮目相看的是吴天对她说的竟然是流利动听的法语。

  “哦,真想不到你竟然会说法语,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中国人”女子说起自己本国的语言倒是比日语要轻松多了。

  “我叫吴天”吴天简短的答道,因为他认为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所以和她交谈并没有什么需要留心的,何况眼前是一个迷人的女子,吴天并不是那种不识人间烟火,美女当前也不屑一顾的仙佛圣人,虽然他自己现在已经是仙佛级的人物了。

  “希望我们有机会还能再见面”吴天突然匆匆的说了一句,因为他看到金田一树带着三个人从二楼走了下来准备离去了。美女显然很是不明白吴天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可是当她看到吴天将视线放在金田一行人身上的时候似乎明白了某些事情,然而她的眼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担心。“很期待我们能够再次见面”金发女郎有些失落的说道,吴天再在言语转身跟了出去。

  金田一树等人刚离开酒吧就上了他那辆高档的本田轿车,吴天迅速的挥手截住了一辆汽程车。“跟上前面那辆车”吴天递给了司机一张百元美钞,简短的说道。显然这个司机是个很有见识的老司机,他并没有多问什么便开动车子跟了上去,一百美圆足够载他到很远的地方了,东京的汽程车起步价也只是540元,不过是日元。

  金田一树的轿车却是一路驶出了东京市区,向着越来越偏僻的山区行去,道路两旁不断的出现茂密的林木,路也越来越难走,虽然是这样,汽程车司机没有一丝的埋怨和恐惧,也许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吧,谁知道呢。

  终于金田的车子在一处隐秘的山林中停了下来,吴天不再管出租车司机迅速的下了车,小心的向着金田他们所在的地方靠去。吴天攀在了一棵枝繁叶茂的粗大树木上向金田的轿车望去,令他惊讶的是此时金田的轿车以及附近的空地上再也没有一个身影了。

  吴天渐渐的感觉到了什么,就在这时“飕飕飕”的风声响起,他的后背前胸等身体各处要害被缕缕劲风笼罩了起来。吴天是何等的修为,真元急转之下护身金光破体而出,脚尖轻轻一点身体向上拔高四五米,稳稳避开了袭来的劲风。身在空中的吴天再没有任何物体的遮蔽,这更成为了明晃晃的目标“飕飕飕”的风声再次响起,吴天定睛看去却是一片片五公分大小的火焰形和梅花形的飞镖,其中还夹杂着十几个菱形镖。

  “哼”吴天冷哼一声,知道是掉进了对方的陷阱,伸手撒出一片青光,一朵朵和飞镖同样大小的青色莲花飞了出去,将百余枚射向他的飞镖纷纷击落。吴天也没想到事情会转变成这种样子。本来是想在背后桶别人一刀的,结果反被人给算计了。从对方射出的飞镖来判断,就知道这里集合了火隐、风隐、雾隐三个流派的忍者,看来他们早就在算计自己了,他开始有些为静涵他们担心了。既然自己已经暴露了,那么他们也应该被人盯住了。

  这些忍者确实成功的算计了吴天,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吴天真正的实力,这也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吴天双手虚拖,随后手中印诀不断变换,口中咒语急念继而狂风大作,乌云翻涌,整个山林上空立刻暗了下来。

  雷霆之声大作,随着一道狰狞的闪电划破长空,无数道阴雷呼啸着砸向树林的各个角落,雷霆在树林中肆虐,惨叫之声被轰隆的雷霆掩盖,一个身影从林中跌落。

  阴雷过处树木尽毁,林中空地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几米十几米不等的深坑。吴天不知道林中有没有幸存者留下来,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之所以用这么大范围的攻击就是为了速战速决。

  他心中担忧的是静涵等人的安危,他绝对不允许静涵出现任何的纰漏,他的心情没有人能够理解。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向着市区飞去,他已经顾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了,在他身后留下的是一片满目创痍的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