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福缘专业佛像木雕工艺品生产厂家

  神之佛像第三十九章被召唤的军魂下集:漫天都是鬼影重重嘶声尖叫着的阴魂,虽然他们很是恐惧太极镜,但是仍然有个别的凶狠的阴魂做着飞蛾扑火般的行径。但是这只是个别的行径而已,根本对太极镜支撑起的白色光罩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见到如此情形那个领头的白袍祭祀脸上的肌肉有些抽搐,显然已经动了真火。他的手重重的向下一挥,其他施法的四个祭祀会意,手中的法杖都闪起一片乌光,他们的身体有些颤抖,嘴中咒语急念,向着空中的日本军魂下着命令。

  一道青光冲天而起,融入了日本军魂占据着的空间,这也拉响了百万军魂进攻的号角。空中的百万阴魂接到了强攻的命令后便不再犹豫,捍不畏死的冲向了太极镜形成的光罩。

  第一波冲击就是千多个阴魂同时撞向光罩,即使他们在接触光罩的刹那浑身青烟直冒,身体一点点的被溶解直至最后消失依然用尽全力向着光罩冲击。

  第一波冲击结束,千多个阴魂全部化做缕缕青烟随风飘散。太极镜形成的白色光罩在如此剧烈的冲击中开始不情愿的抖动起来,一风子一脸的紧张神色。

  第二波冲击开始了,这次是万多个阴魂同时冲向了光罩,他们嘶吼着,面目狰狞,状甚疯狂,看着前边同伴的残魂飘散并没有让他们产生后退的情绪,虽然他们也恐惧,也害怕这厉害的符咒组成的光罩,但是他们悍然不畏的前仆后继的冲击着,此刻日本军魂的强悍被表现的淋漓尽致。第三波,第四波的冲击在继续着,转眼间就是十几波冲击招呼在了光罩之上,光罩已经不断的发出剧烈的抖动,面积也缩小了三分之一,静涵等人的安全区域在不断的缩小,然而数以百万计的阴魂仅仅才损失了十分之一而已。

  这样下去太极镜形成的光罩迟早会被冲散,为了维持太极镜的运转一风子已经耗费了不少真元,虽然他也有大道期的深厚修为,可是他的真元的量毕竟是有限的,在持续消耗到不到喘息修补的情况下他迟早会支撑不住。

  虽然众人都知道只要阻止那几个祭祀施法这些阴魂就会自然消散,但是他们却无法去消灭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静涵他们根本没把握在冲出太极镜的笼罩范围后能够突破百万阴魂的围攻而斩杀了施法的四个祭祀,想必没等他们靠近四个祭祀身体就会被阴魂撕成碎片,点滴不剩,场中的形势又变得十分严峻。

  又一轮的猛烈冲击开始了,静涵等人的注意力马上放在了摇摇欲坠的太极镜上。悟能并没有闲着,阴魂开始冲击光罩的时候他就开始念动了佛经咒语,一个个金色的梵文幻象不断的融入到光罩之中,然而这些经文此时的功效却不是很大。

  四个祭祀此时也并不好过,嘴中始终念叨着咒语,要维持数目如此之多的阴魂并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召唤一个阴魂和召唤一百个阴魂之间的差别都是巨大的,这就向一个靠体力吃饭抗麻袋的民工,扛一个百多斤的麻袋是十分轻松的,可是要同时扛上两个百斤麻袋那他们就显然有些承受不了了,更何况扛起来就放不下这种超负荷的体力支出会让他们承受不住的。

  显然这几个祭祀和民工是不能划等号的,可是从他们那抖个不停的双手就可以看的出来此时的四个祭祀并不好受,显然也不会支撑太久的。

  就在带头的白袍祭祀和静涵等人将注意力全都放在太极镜支起的白色光罩上的时候,四个施法的白袍祭祀的周身冒出了阵阵青烟,青烟不断的围绕着四个祭祀盘旋上升,且数量越来越多,最后青烟一点点的停滞凝固,在虚空中幻化成了拳头大小的朵朵青色莲花,四个祭祀被发生在他们周身的异象弄的有些懵了,就在他们分出精神仔细的观察这些凭空幻化而生的莲花时,他们的胸口和后背同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青色的莲花在他们的眼中也慢慢的变大,随后迅速无比的以他们无法作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快速的融入了他们的身体,四个祭祀同时口喷鲜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身体不自然的倒了下去,法杖被他们或抛了出去或紧紧握在了手中。

  百万阴魂突然间失去了法力的支撑极其不情愿的挣扎着消失在了虚空,院落的上空突然间归于了平静,百万阴魂消失的是如此的迅速,这和他们被召唤出来时的情形完全的不同。事情发生的是如此突然,以至于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太极镜依然在空中“嗡嗡”的旋转着,只是它所支撑的白色光罩突然间压力顿减,光芒又亮了几分,上空的阴云也在一点点的散去。

  剩下的那个领头的白袍祭祀怔怔的看着虚空**,静涵等人也都 楞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片金光闪动,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来人一头白色的忧伤长发刚毅俊朗的面容,不是吴天是谁。白袍祭祀这才惊醒过来,看着现身的吴天脸上阴晴不定,随后语气冷冷的道“那些不可一世的忍者真是废物,集合三个流派的高手竟然没有解决你,看来是我们低估了你的实力,我说中国的修行者们怎么派了一个如此年轻的人过来,而且还是我们毫不了解的人,在中国的修行界似乎就没发现你这号人物,甚至是对面的那个娥眉弟子和前华严宗的弟子我们都有些可考的资料,却是对你一无所知。不过这又怎么样呢?你偷袭杀死了他们四人难道就能够逃的出我的掌心,就能够安全的逃离日本吗?”。

  吴天突然间绽放出了一个极其甜美的笑容,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剩下的这个白袍祭祀,“呵呵,你是在故做镇定还是真有什么天大的本领呢?我们可都是中国修行界中年轻的一辈,你这样说会把我们吓怕的”吴天说这话的口气简直比直接骂上这个白袍祭祀几句更让人气愤。而一风子此时也表情轻松的道“呵呵,老头,当我们三岁好骗的孩子呀,就你那修为怕是连我都不如,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哈哈,笑死人了”。

  “是呀是呀,这个老头就会吓唬人,手下的人发疯似的为他卖命,他却眼睁睁的看着手下送死,本以为他是冷血呢,原来是个没能力只会用嘴说话的废物”说这话的是悟能。一风子和悟能两人竟然是越说越来劲,竟然边说边凑到了吴天的身前指着祭祀的鼻子骂了开来,那骂人的本领真是和他们的修为一样的高明,真不知道他们一个修行之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内容丰富的“骂语”呢。

  白袍祭祀是被气的浑身颤抖,全身的肌肉都不自然的抖动了起来。

  “去死吧,你们!”他终于是忍无可忍,愤怒的随手甩出一个大大的火球砸向了悟能和一风子,他们两人却是异常迅速的躲了开来,火球“蓬”的一声砸在后方的日本士兵亡灵牌位上,捣毁了一小块空间。

  躲开了火球一风子和悟能两人又凑了上来,一幅没有骂尽兴想接着骂的架势。白袍祭祀不再废话,嘴中念起了不知是何种语言的咒语,声音时而低沉时而尖锐,咒语很快就念诵完毕,他却是没有用法杖,而且念诵咒语的速度飞快看来是个实力很强的神社祭祀。随着他咒语念诵完毕,一个高亢的震耳之声惊雷般响起,震的院落的大地都有些颤抖,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肆无忌惮的冲击着周围的一切。